界方

自我意识流。小学生文笔。弧长。杂食性。…粟田口厨。(参数不合法?需要发酵一下。(bu

[骑士姬]猫和……?

一个片段,等考完试再看看要不要把前面和后面补完吧。
片段里申辰cp感并不明显,但还是任性地加了tag和前缀嘿嘿嘿  希望没有造成打扰。
有私设、ooc,小学生文笔。怀疑自己写了假的塔维安和辰己。
大概就是天花寺把塔维安寄养在辰己的宿舍里一天,而当天荣吾正好不在的一个辰己和猫欢快地玩耍的故事。
欢迎捉虫。
————————————————————

好软乎!
塔维安在伸出爪子拍了拍辰己的脸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宛如棉花糖般的质感,不愧是被称为“公主”的辰己。
于是塔维安又享受地拍了几下,像是在说“起床啦~”它的举动惹得睡梦中的辰己稍微皱起了眉头。
“别闹。”辰己呢喃道,还没睡醒的软软的语气使得话语全然没有威慑力。
塔维安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变本加厉地加重力道拍了下辰己的脸。“快给我起来!我饿了要吃早餐!”塔维安如是想,脸鼓得像个包子似的。要是天花寺在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吧。
但辰己不是天花寺,他没有理会塔维安,孩子气地翻了个身继续睡,还特意往旁边挪了挪。
居然不理我……见此,塔维安目瞪口呆,一下子泄了气。算了,硬的不行来软的吧,不然等他自然醒我早该饿成纸片了。
塔维安轻轻地从床边绕了过去,再次来到辰己的面前。它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舔辰己的手心,见辰己的手往后缩了缩,它便明白了这个方法有效,于是向前走了几步,凑到辰己的脸上舔。
辰己的肤色很白,塔维安看着觉得自己在舔一块牛奶糕。
另一边意识还很模糊的辰己感觉到脸上的湿润,心生奇怪,是谁在舔我脸?不过平时来叫自己起床的,就只有荣吾了吧。
等等,荣吾?
辰己疑惑地睁开了眼睛,瞬间和塔维安四目相对。欸?这是谁家的猫,为什么这么不可爱、而且还在我床上,为什么会舔我脸,荣吾呢?刚睡醒的迷糊使辰己一下子大脑卡机。
看到辰己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塔维安有些发慌。这么快就醒了,是讨厌被舔么?要是被讨厌了的话自己就没有早餐吃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塔维安决定先做些什么来缓解一下这凝固的气氛。要说猫最擅长的,大概就是卖萌了吧?于是塔维安调整了一下心情,甜甜地“喵呜”了一声,肚子也十分适时地配合着叫了一声。
太好了,这下他该明白了吧。塔维安开心地想。
辰己这才从卡机中回过神来,原来是被天花寺拜托照顾的塔维安饿了,所以才来叫自己起床的。辰己早就被有些翻涌的内心弄得睡意荡然无存,便伸手摸了摸塔维安的毛,“我这就带你去吃早餐。”
塔维安惬意地蹭了蹭辰己的手。
辰己抱着塔维安走下床,
原来不是荣吾啊。

————————————————————
感谢阅读(ˊ˘ˋ*)♡

[申辰]嗜甜

二期九集衍生。脑洞产物。纯粹自我满足。
有私设,ooc。称呼可能会用得不准确,欢迎捉虫。
小学生文笔。
0710(Mon.)进行了修改w
———————————————————
“我回来了。”
望着漆黑一片的宿舍 ,辰己有些疑惑。荣吾应该早就回来了吧,怎么没开灯?难道不在宿舍?
辰己按下玄关处的电灯开关—— 炽光灯的光线一下子把整个宿舍都照亮了,视线所及之处空无一人。
稍等了几秒,还是没有等来荣吾惯例的“欢迎回来”。
荣吾果然是出去了吧。
自从今天下午公布二年级育成资格以来,荣吾就显得不太对劲。辰己本想说些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鱼住叫去,说是和参演“毕业公演”的大家商讨下相关事宜的一些调整。会议从下午三点半持续到晚上七点,而另一边的荣吾结束训练的时间是傍晚五点三十。
辰己往墙上的挂钟看了眼,现在距离19:00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平常这个点,荣吾多是待在宿舍里学习或者看书的,外出的情况并不常见。想到荣吾今天的反常,辰己不免有些担心。
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打给排在联系人第一位的荣吾。在忙音响了一声后,荣吾的床上传来了手机的来电提示音。
不对劲啊。荣吾外出居然连手机都没拿。
辰己切断了电话,下意识地转身离开宿舍、想去找荣吾。但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走,自己连荣吾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找?
去找虎石吧,下午荣吾应该是和他一起训练的,问问他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而且找戌峰的话,也问不出什么来。
这么想着,辰己跑向了虎石的宿舍。
三声敲门后,辰己喊道:“虎石,你在吗?”
“虎石?他刚出去了。应该在食堂吃饭?不过去约会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真是有罪。”来开门的北原说道。
辰己无奈地笑了笑,道了声“谢谢”后,又马上往食堂跑。也不知道荣吾有没有去吃饭呢?
“辰己?”身后传来的月皇的声音使辰己停下了步伐,转身打了个招呼。
看到月皇手上还拿着食堂特有的茶,辰己猜想、他怕是刚吃完饭回来。
“你有看到荣吾,或者虎石吗?”辰己问道。
月皇捏着下巴想了想,道: “虎石倒是没有看到,不过在散会后去食堂的路上看到了申渡。他过来和我打了声招呼,说恭喜我得到了育成资格什么的。”
“这样啊。”辰己眼眸暗了暗。还是没有线索啊。
“嗯,还有,他让我转告辰己,他出去散下心,很快就会回来的。让辰己不要担心,记得去吃饭,早点洗澡睡觉。”
荣吾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心得了呢?辰己无奈。
“这样啊,谢谢。我去找一下他,月皇你先回去吧。”
和海斗道别后,辰己开始在校园附近的、荣吾可能会在的地方一处一处去找荣吾。
不在平时会一起去的音像店、也不在书店里;不在荣吾喜欢的咖啡厅、也不在街道上。
辰己不知道荣吾会在哪里,只能不停地寻找着、寻找着荣吾的身影。没换下的练习服还没干透就又被汗水打湿,辰己停了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呼吸因为奔跑而急促起来,辰己提着的心也焦急起来。
去哪了呢,荣吾?
突然,辰己发现了从便利店走出来的荣吾。从下午开始一直不安的心,在持续了五个多小时的紧张后,终于得到了些许放松。
“荣吾!”辰己朝他喊了一声,接着向他跑去。担心的话还没组织好语言,辰己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了脚步——荣吾,在吃巧克力?
作为一个音乐剧演员,为了保持身形,辰己他们是很少、几乎不碰甜食的。被说“味觉奇特”的辰己,其实也是吃不了苦的。每次生病时被喂下据虎石所说难喝到令人恶心的冲剂,辰己都一脸淡定,他根本就没觉得有什么难喝的。只是当口腔内残留的药液开始发苦时,辰己就受不了了,不停地喝水试图冲淡一点点苦味。这时如果能有什么甜食进口压一下苦味就好了,辰己每次都这么想,但每次也都只是想想而已。荣吾偶尔会看不下去辰己痛苦的神情,递给辰己几颗糖,都被辰己拒绝了。
荣吾在吃巧克力?尽管只是很小口地咬着新打开包装的巧克力,但荣吾确实是在吃巧克力。
辰己知道荣吾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所以在又一次看到荣吾吃巧克力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地感到惊讶。
荣吾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对,扬了扬手中的巧克力,问辰己要不要吃。
辰己摇了摇头,满心的疑惑使他顾不得别的什么。为什么荣吾要在大晚上出来买巧克力?为什么自己要说又一次看到荣吾吃巧克力呢?为什么荣吾看起来这么平静,就连下午所表现出来的不对劲都全然消失了?
荣吾看着有些呆掉了的辰己,也知道要给他多一些时间去思考和消化,虽然不知道他在疑惑些什么,但还是提议一起去公园里走走。
辰己“嗯”了一声。
平日里总是荣吾走在辰己的后半步,今天却反了过来。荣吾在前面领着辰己走,小口地咬着巧克力什么也没说;辰己在后面跟着,思考着问题无暇去搭话。
于是一路无言。

辰己是猛然间想起、荣吾上一次吃巧克力的时候、是在初中三年级临近保送高中资格选拔时的。
那时,荣吾为积累经验外出而在骑自行车的过程中不小心摔断了左腿,后来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个多月。而选拔是在荣吾住院三周后举行的。虽说课程什么的已经结束了新课,进入了复习阶段,但作为选拔最重要的一环——表演,荣吾是无法下床去参加的了。
辰己趁周末去看望荣吾时,荣吾难得的请辰己帮忙带一块巧克力去。带去的巧克力荣吾没吃几口就扔了,也没理辰己会怎么想,就道了声“抱歉,我有些累了,辰己你先回去吧。”,然后用左手臂遮住眼睛睡觉。
辰己也没离开,在病房里给荣吾整理练习资料、给花瓶换上新的花束,干得不亦乐乎。做完了能做的事情后,又坐在荣吾床边,手臂支在床沿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荣吾的睡颜。
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呢?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但总有分开的一天吧。
“辰己。”荣吾突然开口道。
辰己这才明白荣吾方才是在装睡,整理了一下有些出神的思绪。“怎么了,荣吾?”
“我其实很怕不能通过这次的选拔。”荣吾依旧遮着眼睛道,“你看,这次的保送名额有三个。月皇君肯定会占一个,辰己也会占一个。剩下的,只有一个了。我偏偏在这个时候弄伤了腿,身体基本没法动、连床都下不了。先不说同级里的大家都在争着这最后一个名额,而且只凭念台词和演唱曲目而不做动作和跳舞就获得保送资格的先例在学校里是完全没有的。”
“就算没有获得保送资格,荣吾这么厉害,伤好了之后去参加入学考试也完全能考上的吧。”辰己不解。
“不一样的。参加入学考试和保送的高度是不一样的。我想和辰己站在同一高度。而且保送资格也意味着可以自主选宿舍吧?如果我能获得保送资格,就百分之一百可以和辰己在同一个宿舍了。这样的话照顾辰己也方便很多了。”
“那荣吾为什么要吃巧克力呢?”
“之前去兼职的便利店里的店员说,心情不好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就要吃些甜食。这样的话不仅是哪一方面都会变得好起来。我之前以为她是在逗小孩子,但今天我发现这方法还是有些用处的。或许是因为其实我有些嗜甜吧。”
说到这,荣吾把遮在眼睛上的手臂拿开了,看着辰己,坚定地说道:“所以,为了能够获得保送资格,就请辰己多多陪我练习了。”
看到荣吾重新打起了精神,辰己也重新露出了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荣吾的选拔测试是在病房里完成的,没有动作的表演是否能打动考官呢?辰己和荣吾都不确定,能做的,只有努力把其他部分做到最好。
结果在三天后公布,荣吾还不能出院,所以是辰己把结果带到病房里去的。
“第一个名额,月皇海斗。第二个名额,我,辰己琉唯。第三个名额,申渡荣吾。”
荣吾听到这,一直绷紧的脸稍微露出了柔和的笑,“谢谢你,辰己。”

“所以荣吾刚才果然是心情不好吧。”辰己停住了脚步问道。不然荣吾是不会去吃巧克力的。
荣吾也停了下来,把手上吃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巧克力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转过身看着辰己,道:“刚才是有些难过。但现在好多了。”
表现出来的绝对不是有些难过而已吧。
“荣吾在在意今天下午的事吗?”
“这是当然的吧。”荣吾一如既往地坦诚,“没有拿到育成资格,也就意味着不能和辰己站上同一个舞台了,这对一直以此为目标而努力的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辰己和月皇君都拿到了角色,作为一起从中等部保送进来的我们三人,只有我落选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对我来说都是大失败。但是下午回到宿舍后,我又想了想, 和月皇君竞争同一个角色的话,不管结果如何,都必定会有一个人落选。早就料到了自己会输,毕竟对方可是月皇海斗啊。可是在付出了那么大的努力后还是输了,我觉得很不甘心。”
“荣吾会后悔竞选兰巴托之影吗?”辰己问。
“当然不会。一开始会觉得输了不甘心,但是如果是输给月皇君的话,也是情理之中的吧。虽然这么说,反而对我自己不利。” 荣吾轻笑了出来,“辰己也一直想和月皇君共演的吧,如果这是辰己希望的,我也没什么怨言了。而且我和辰己共演的机会,以后还多得是。这么想,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快的了,再加上吃过巧克力后,心里就只剩下要为下一次演出而努力的决心了。我果然是有些嗜甜的吧。”
“这样的荣吾我也很喜欢。”辰己笑道。
“嗯?辰己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辰己岔开了话题,“那荣吾怎么没带手机就出来了?”
“决定出来买巧克力的时候虽然已经想通了,但是还是觉得不甘心,所以走得有点急就忘了带手机了。抱歉,害辰己担心了。”
“好啦,荣吾也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辰己走在前面,荣吾跟在辰己的后半步。一切又恢复如初,就像刚还波涛汹涌的海面恢复了平静般,日常还在继续。
“呐,荣吾,虎石之前说我们的line头像有一股爸爸妈妈的感觉。”
“这样吗?我觉得挺好的啊。辰己觉得要换一个吗?”
“我想试试用小动物做头像。”
“用什么动物好呢?”
“兔子怎么样?我用竖耳的,荣吾用垂耳的。”
“辰己喜欢就好。”

———————————————————
关于文最后的两种兔叽、7.13在p站找到了类似的图哦、id=57989649、p9。
兔叽算是撞梗了吗?……不过写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呢……只是觉得这样好像挺可爱挺配的、就这么写了……emmmmm

感谢阅读(ˊ˘ˋ*)♡